“口罩熔喷布之乡”造富神话破灭:一夜之间血本无归

admin4个月前 (01-23)202145

  “一夜之间,可谓血本无归。”扬中市一名熔喷布生厂商熊刚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此前,他投资了 120 万元用于购置生产熔喷布的机器,但 4 月 15 日刚调试出了一台,就在当晚收到政府停产通知。而比熊刚更早入局的同行,有的则在政府宣布停产前,赚得盆满钵溢。

  在此之前,扬中市几乎陷入家家购置熔喷布机器、全民生产熔喷布的疯狂境地,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一跃成为“熔喷布之乡”。

  “3 月以来,在办公室、菜市场、超市里,所有人都在讨论熔喷布的话题。似乎全国收购熔喷布的商贩都涌进了扬中。”扬中当地业内人士孙祺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在扬中,购买机器、原料,收购熔喷布,全部都是现金交易,不开票、不转账,“我在银行见过想要一次性提出 250万元去买熔喷布的商贩。”

  熔喷布是口罩的核心原材料,被称为口罩的“心脏”。今年以来,由于新冠疫情在海内外蔓延,口罩需求暴增,导致作为口罩核心原材料的熔喷布价格一路飙涨,其价格从年前的 1.8 万元/吨,一路上涨到 40-50万元/吨,目前价格依然居高不下。最疯狂的时候,市场上的熔喷布“一天一个价”,甚至日涨数万元。

  飞涨的价格让熔喷布生意创下惊人利润。孙祺给《财经》记者算了一笔账,全套生产机器加模具,成本约十五万元左右,原料聚丙烯约 1.3 万元/吨,两吨聚丙烯可生产一吨熔喷布,只要机器转起来,一周可以回本,接下来,一天可稳赚几万元。

  在一本万利的下,一些小作坊开始铤而走险,做起生产劣质熔喷布的生意。扬中市场监管局表示,截至 4 月 10日,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、销售的企业为 867 户,个体工商户 300 余家,由于大量规模以下企业和个体经营户的存在,扬中熔喷布的实际产能难以统计,据估算日产能约 70吨左右。

  有市场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大量不合格熔喷布,从扬中等地通过“倒爷”流入到中小口罩生产商。“有下游的口罩厂商收到了劣质熔喷布,想退货,都找上门来了。”有从业者分析,这也是扬中市政府决定全面整治的原因之一。

  此前一段时间,海外媒体曾屡有报道称中国出口的口罩不合格。随后,中国商务部、海关总署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,对口罩等出口防疫物资,严把质量关。

  乱象丛生之下,政府紧急出台措施。4 月 16 日,扬中市政府发布公告,截至 4 月 15 日晚,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停产整顿。被业内称为“休克疗法”。

  从严监管下,无资质的厂家,有人选择转让机器尽早抽身,也有不少工厂搬到了泰州等江苏省内周边县市,以及安徽、山东、江西等地,继续做熔喷布。

  亦有生产商表示,希望通过整改继续生产。“只要能生产,我愿意花一定代价在政府的监督下整改。”已投入 120万元购置设备的熊刚称。

  有业内人士为扬中喊冤,他表示,扬中只是熔喷布产业链中,生产的最后一环,山寨熔喷布机多来自江苏张家港;另外,扬中并非国内唯一的劣质熔喷布源头,与扬中接壤的常州市的小河镇,也是全民生产。

  “谁都知道熔喷布的暴利市场不可持续,但多数人都认为,自己不会接盘最后一棒,面对利益,人总是习惯性地高估自己,低估风险。”前述业内人士称。

  扬中,一座常住人口 30多万的小城,以生产桥架母线等电气设备闻名。事实上,在疫情暴发前,扬中并不是专门从事熔喷布生产的地区。

  “从疫情开始,就有各路贩子来扬中市收布,老百姓603883股吧)一开始都不知道,这布能卖这么贵。”有当地人表示。

  熔喷布本是小众行业。疫情暴发以来,口罩的需求量猛增,作为口罩的核心原料,熔喷布短短 3 个月价格暴涨 20 多倍,从疫情前 2 万元/吨涨到目前 40多万元/吨,短期曾突破 50万元/吨。

  这门生意利润究竟有多惊人?孙祺表示,只要机器转起来,一周可以回本,接下来一天几万块的收入是稳的。

  孙祺说,3 月初开始,嗅觉敏锐的扬中商人很快发现了熔喷布市场的商机,再加上作为工业城市,许多人都具备一定的机械操作基础,全民生产的土壤是存在的。因此,复工复产后,扬中人很快在熔喷布生产上抢占了先机。

  与熔喷布相关的登记注册业务出现“井喷”式增长,截至 4 月 10 日,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、销售的企业为 867 户,个体工商户 300 余家,其中 800余家企业几乎全部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。“这还只是明面上的,实际有上千家都不止,90%以上都是无手续无资质的。”孙祺表示。

  “专业的不专业的生产者,不管不顾,先买机器再说,朋友圈、大街上,开口闭口谈的都是‘熔喷布’。”有当地人表示,为了搭上这班顺风车,身边有朋友向银行,“还有几家合伙的,比如那种收入很一般的家庭,几家一起凑个 20万元的启动资金。”

  孙祺透露,当地购买机器、原料,收购熔喷布,全部都是现金交易,不开票、不转账,为了避税,也不怕日后被查,“我在银行见过想要一次性提出 250万现金去买布的商贩。”

  “一套生产熔喷布的机器,包括塑料挤出机,接收机,磨具,加热包等,疫情之前,售价大概在三万元左右。到清明节之后,一套 50型号的机器已经涨到了二十多万元。”孙祺表示,这些机器和模具,扬中并不生产,主要来自张家港,这里是熔喷布产业的最源头,机器厂家坐地起价。

  原料聚丙烯的涨幅更加明显。有业内人士称,3 月底是 1.3 万元/吨,最高峰涨到 5 万元 - 6 万元,“因为机器一旦开动,就不能停下来,必须保证原料的供应,停下来再开工,机器预热就要三个小时。”

  越来越多民间作坊匆忙上马,使用山寨的熔喷布机和来路不明的原料,生产环境脏乱差等问题逐渐凸显。

  扬中市市长张德军表示,熔喷布行业在安全管理、生态环保等各个方面问题隐患丛生,熔喷布市场出现严重的经济泡沫,风险集聚累加。

  4 月 15 日,扬中在全市范围内实行熔喷布行业“休克”疗法:熔喷布生产企业、个体工商户一律停产整顿,直至产品符合相关质量标准、生产环境设施满足安全环保要求,再经审批方可重新开工,对经审查无法整顿到位或不具备生产经营条件的,坚决予以关停、取缔。

  孙祺发来的视频显示,在城市的出入口,都有执勤,逐车检查,对于进入本市的机器、原料一律严查,对于出市的没有资质和证件的熔喷布一律扣留。

  有从业者表示,投入二十多万元买回机器,目前因为管控,产出的布没人收,自家作坊也面临着随时被查封的危险。

  有熔喷布经营者选择配合整改。据了解,政府发出整改通知后,熔喷布经营者纷纷前往行政中心,排队申请营业执照或者增加执照的经营范围,队伍从大厅内延伸到外面。

  也有大量散户选择转让机器、尽早抽身,或是转移设备、另起炉灶。孙祺称,机器价格彻底跳水,一套二十多万元的九成新的机器,现在转手价格是十万元,“不过扬中本地几乎是没办法做了,有人想办法把机器运到周边的县市继续生产。前天晚上,一套机器运到附近百公里以内的某座城市,来回运费就高达 6000元。”

  在孙祺看来,政府对于当地熔喷布市场的态度,从三月底开始,明显有一个由松到紧,再到最后一刀切的过程,“一开始政府号召大家规范生产,并尽快办理相关手续,因为熔喷布的产业,如果能够正确引导,对税收有极大的帮助。”

  事实上,自 3 月 20日起,扬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开始对熔喷布企业开展集中检查。但政府的初步排查,以及要求部分生产者完善手续等措施,并没有吓倒准备进场的散户。

  “大家都知道政策会收紧,只不过都想着在暴利之下跑赢时间、跑赢市场、跑赢政府。”孙祺说,更多观望者选择进场。4 月 2 日起,申请许可证的散户太多,政府不得不通过预约、每天限号的方式办理工商登记,甚至一度停止办理。

  “现在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们。最早的一批小作坊主已赚得第一桶金,而这些高位接盘者大部分都是普通市民,花极大的代价入场,政策一收紧,真是毁灭性的打击。”有业内人士分析。

  但也有生产商愤愤不平。熊刚就是其中之一,他的工厂并不具备熔喷布生产资质,目前正在申请营业执照增项,把熔喷布加入经营范围。他认为,小作坊形式确实要关,产品质量不达标也可以停业整顿,但不能“一刀切”全部叫停,“既然政府允许办理营业执照,为什么不能安排企业有序生产?毕竟老百姓是要吃饭的。”

  值得关注的是,4 月 21 日,扬中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现在有 10多家企业提出申请,购买先进生产线,提档升级熔喷布生产,扬中已谋划制定了《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生产经营规范》,将对从事熔喷布生产经营的企业逐家上门走访,支持企业规范提升。

  马上有人瞄准了这个机会。一位卖家在熔喷布交流群中开始兜售升级熔喷布的机器:“升级熔喷机必备,专业做熔喷机后道接收成网,负压吸附,静电驻极,在线分切,自动收卷装置,有需要可以来无锡厂自看。”

  业内人士指出,此次整治行动,对扬中是危机,也是机会。疫情还没有结束,熔喷布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还是有相当需求量的,从长远来看,只有做出合格的熔喷布,才能保持本市工商业的信誉和繁荣,而熔喷布市场的繁荣,将激活一整条相关的产业链,换回真金白银,“大家兜里都有钱了,消费自然就起来了,刺激本地经济发展。”

  因价格飙升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 3 月上旬,要求浙江等地市场监管局,开展熔喷无纺布价格专项调查,确保价格稳定。也于近日部署开展专案打击行动,破获了一批倒卖熔喷布的犯罪案件。目前,专案行动共破获案件 20 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 42 人,涉案金额 3445 万元,涉及广东东莞及深圳、浙江东阳、山东滨州、河南新乡等地。

  实物质量不达标,是扬中市此次重拳整治熔喷布市场的主要原因之一。劣质熔喷布大量流入市场,将直接拉低下游口罩品质,在海关加强对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质量监管的情况下,增加了口罩生产商和贸易商被海关查处的风险。

  根据医用口罩相关标准,医用防护口罩、医用外科口罩、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对细菌过滤效率(BFE)、颗粒过滤效率(PFE)均有指标要求。

  “因为 BFE 不好检测,一般口罩厂都是按 PFE 大于 86%相当于 BFE 为 95% 来作指标换算,衡量熔喷布是否合格。”一位熔喷布生产企业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所以只有 PFE 大于 86%的熔喷布,才能用到医用防护口罩、医用外科口罩、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。

  而扬中市此前发布的一份 8 家熔喷布生产企业产品质量抽检数据显示,各企业所产熔喷布的细菌过滤效率指标悬殊,从 40%到 98%,而某个体户产品的的细菌过滤效率,远低于正规企业。

  扬中市部分熔喷布细菌过滤效率,显然不能满足医用防护口罩、医用外科口罩、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,关于细菌过滤效率≥ 95%的要求。

  质量堪忧的背后,是当地资金实力相对薄弱的“小作坊”,在正规的熔喷布生产机器和原料高成本的情况下,另辟蹊径,使用山寨机器以及劣质原材料。

  以熔喷布机器为例,正规的熔喷布产线不仅价格贵,而且设备调试比较慢。“生产线投资巨大、技术含量较高、设备安装复杂、对厂房要求也高,这些是制约熔喷布产能扩大的重要因素。”业内人士分析称:“正常来说,建设一条熔喷布生产线万元,国产设备的交货期要 3 至 4 个月,进口设备则要 6 至 8 个月。”,

  “一台小产量的器械价格就大几十万,加上消毒、清洁厂房建设,至少需要百万元级别启动资金,合格的熔喷布生产厂房建设周期需要半年左右。”北京一位券商人士人士亦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。

  在投入的高门槛面前,一些小厂小作坊,瞅准风口,火速将熔喷布生产线小型化,发明了山寨熔喷布机。扬中的很多小作坊使用的正是这种生产设备。这类设备不能做静电驻极处理,产出的熔喷布没有静电吸附功能,与普通无纺布无异。

  原材料方面,当地厂商蒋北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正规的熔喷布生产需要 1500 熔喷级纤维料,但扬中很多小作坊使用的是上海赛科石化 S2040 聚丙稀,这种原料价格更便宜,但并非熔喷布专用料,由于纤维较粗,导致织出来的熔喷布阻隔效果较差,难以阻挡细菌、飞沫。

  上海赛科因此发表声明表示,从未向任何市场和用户明示或默认 S2040聚丙稀产品可以用于无纺布领域的加工和应用。

  有市场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大量不合格熔喷布,从扬中等地通过“倒爷”流入到中小口罩生产商,将直接影响这类企业的出口口罩质量,特别是在海关严查出口防疫物资质量的背景下,不合格口罩生产企业和贸易商“财货两空”的风险在增加。“如果有漏网之鱼流到海外,将对中国口罩产业形象造成不利影响,进而影响中国口罩出口业务。”

  此前,中国口罩出口海外因质量问题,引起广泛关注。为此,商务部、海关总署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,自 4 月 1 日起,医用口罩等防疫物质企业向海关报关时,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,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,符合进口国(地区)的质量标准要求。

  随后,海关加大对口罩以次充好、以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的查处力度,劣质口罩被查处的信息频频出现。如 4 月 14 日,宁波海关查获 49 万只不合规出口口罩。此前,已有部分企业因为口罩质量问题被处罚。

  随着海外疫情的迅速蔓延,口罩的需求量缺口仍然很大。作为口罩核心原材料的熔喷布的价格依然居高不下。

  “95 级别熔喷布,价格 53 万元每吨,带检测报告。”4 月 22 日,来自河北石家庄的卖家在熔喷布交流群中发布如上报价。

  同期,另一位来自福建漳州的卖家报价则更高:“熔喷布 62 万元/吨,10吨起,资料齐全的3 天内可以提货。”

  前瞻研究院近期发布的一份研究熔喷布市场的报告显示,熔喷布作为口罩的“心脏”,在口罩需求激增的情况下出现稀缺的局面,随着国外疫情相继暴发,熔喷布的市场价格也好似坐了“过山车”。资料显示,熔喷布由原先的 2 万元/吨涨到 65 万元/吨,又由 65 万元/吨降到 15 万元/吨,现在又从 15 万元/吨反弹回 50万元/吨,且要先付定金排队等货。

  “熔喷布的上游原材料供给充足,导致熔喷布短缺的核心原因在于熔喷布自身体量过小,疫情发生前的熔喷布行业不完全竞争,疫情发生后的资金和设备壁垒阻碍了入局者的步伐。”前瞻研究院的进一步分析称。

  “根据我们的测算,国内的聚丙烯产量充足,完全能够满足熔喷布生产的需求。”一位中国石化600028股吧)内部员工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。

  目前,中国石化、中国石油601857股吧)和国家能源集团是目前国内聚丙烯最主要的生产企业。根据相关数据,2019 年,中国聚丙烯产能 2519 万吨,产量为 2230 万吨,约占全球 30%。其中,可用于口罩熔喷布生产的高熔指纤维产量占总量的 3.8%,为 95 万吨。

  在生产熔喷布的原材料聚丙烯充足的情形下,熔喷布自身体量过小成为该产品短缺的重要原因。此次疫情暴发之前,我国熔喷布的产能并不高。数据显示, 2018 年中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实际产量为 5.35 万吨,占当年纺丝成网非织造布产量的 1.8%。

  与此同时,二季度以来海外疫情迅速蔓延,令口罩需求大增。截至北京时间 4月 24 日 9 时 31 分许,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超 270 万例,累计死亡病例破 19 万例。此外,3 月以来,国内企业复工复产提速,也加大的口罩需求量。

  4 月 8 日,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显示:“当前,海外疫情加速蔓延,国内防疫形势依然严峻,防疫物资的需求依然较大。”

  据东兴证券3 月中旬预测,按照 2018 年全国就业人口 7.8 亿人计算,假设 3 月份就业人口的 50% 恢复职场/工厂办公,每人每天消耗一个口罩,则国内每日口罩需求量为 3.9 亿只,每月口罩的需求量为 117 亿只。加之国外疫情升级,中国作为口罩产能大国有望承担全球口罩生产重任。

  据广发期货测算,目前全球约 76 亿人口,考虑 50%的人有口罩需求,则因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致使全球日消耗口罩约 40亿只,假设作为全球口罩产能最大的中国提供全球 60% 口罩,则每日口罩产量需求高达 24 亿只。

  迅速增长的口罩需求,加大了口罩核心原材料熔喷布的需求缺口。在巨大缺口下,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两大巨头均投入产能生产熔喷布。但据中国石化相关人士表示,其生产的熔喷布均用于定向企业。这令熔喷布市场依然“一布难求”。

  江苏常州市武进区近期也指出,采取清理一批、规范一批、提升一批措施,通过扶持一批辖区内的标杆企业,引导提升全区熔喷布品质。

  “首先是加强对熔喷布生产许可的审批,坚决取消没有生产许可、营业执照等企业的生产。”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洪涛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其次,可以扶持当地有熔喷布生产能力的企业扩大规模,引导中小企业与生产资质和质量标准的大型企业合作,通过代加工方式形成产业链,来提高中小企业熔喷布质量符合标准要求。

  其进一步建议,中国中小企业制造能力较强,可与大企业建立合作关系生产熔喷布,在产品合格的情况下,形成品牌效应,可在熔喷布市场进入平稳期时,有足够的客户资源,避免后期产能过剩带来的经济损失。

  “我们公司购买熔喷布,会派专人在厂家驻守,不合格的产品不会采购,以保证口罩的质量符合标准。”一位口罩生产企业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但目前一些小的口罩生产厂家对此概念不强,为提高产量获取利润,有的甚至不对熔喷布质量进行检测,导致市场上一些不符合标准的熔喷布,也被大量采购。

  上述人士建议,监管部门可加大对口罩质量的检测,严查不符合标准的口罩生产商,从需求端减少低劣熔喷布生存空间,倒逼中小企业熔喷布生产厂家提高质量。

相关文章

防尘口罩有了国标这仅仅是开始

防尘口罩有了国标这仅仅是开始

  导语:冬天来了,雾霾还远吗?当防尘口罩成为冬天的标配时,如何选择一款放心,防尘,安全的口罩成为了普罗大众的心病。还好,在11月的第一天,我们迎来了一个好消息,我国民用防护口罩终于有了标...

2013年中国游戏市场份额调查

2013年中国游戏市场份额调查

  2013中国游戏市场份额调查报告,针对各类型游戏市场份额,玩家游戏分布,手游类型进行分析汇总。   移动游戏异军突起,实际销售收入112.4亿元,...

确诊新冠后特朗普最高顾问告诉人们“戴口罩”

  当地时间11月16日,之前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最高顾问罗伯特·奥布莱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在从新冠肺炎中康复后,他已经了解到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,并鼓励其他人...

仙桃市彭场天益塑料制品厂

  仙桃市彭场天益塑料制品厂是生产口罩、无纺布口罩、一次性口罩、纸口罩、三层熔喷布口罩、三层无纺布口罩、鞋套、CPE鞋套、无纺布鞋套、塑料鞋套、一次性鞋套、防滑鞋套、无纺布印花鞋套、条形帽...

湖北口罩小镇的轮回:风来了少于1亿不叫赚!风走了百万存货压仓…

湖北口罩小镇的轮回:风来了少于1亿不叫赚!风走了百万存货压仓…

  年初时,湖北的防护用品供给一度成为全球焦点,“纺布产业,中国看仙桃,仙桃则看彭场镇。”疫情的发生,让以无纺布产业闻名的湖北小镇彭场镇意外走红,“1个亿”成为当地口罩厂家衡量是否赚钱的新...

仙桃190万元奖励高新企业

  获得奖励的企业包括健鼎(湖北)电子有限公司、摩擦一号汽车科技(仙桃)有限公司、湖北三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19家高新技术企业,每家奖励金额为10万元。   据了解,20...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